发现已知与尼安德特人血缘最近的现代人

时间:20-10-24 栏目:动物世界 作者:wenkula 评论:0 点击: 148 次



这张重建图所绘的是一个手持长矛的尼安德特女性。科学家知道现代人与尼安德特人曾经同住在欧洲,并且偶有杂交现象。 Photograph by Joe McNally


这张重建图所绘的是一个手持长矛的尼安德特女性。科学家知道现代人与尼安德特人曾经同住在欧洲,并且偶有杂交现象。 Photograph by Joe McNally, National Geographic


这块颔骨来自一个生活在4万年前的现代人。它具有一些尼安德特人的特征,而DNA研究也证实这个人有一个尼安德特祖先,他们之间只隔了三代。 Photograph by


这块颔骨来自一个生活在4万年前的现代人。它具有一些尼安德特人的特征,而DNA研究也证实这个人有一个尼安德特祖先,他们之间只隔了三代。 Photograph by Svante Pääbo,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ichael D. Lemonick 编译:向淑容):针对一块大约有4万年历史的男性颔骨所做的分析显示,这名男子拥有曾与现代人「交配」过的尼安德特人祖先。


一个于3万7000年到4万2000年前生活于今日罗马尼亚一带的现代人,至少有一个尼安德特人祖先,而且他们相隔只有三代——也就是说,这个现代人的高祖父或高祖母是尼安德特人。


科学家至少五年前就已经知道现今的人类有一点点尼安德特人血统——确切地说,应该是尼安德特人的DNA。然而,我们祖先是在何时何地与他们现已绝种的表亲结合的,直到现在都难以确认。不过6月22日发表于《自然》(Nature)期刊的一份新近研究论文宣布发现了在所有曾经研究过的现代人身上,比例最高的尼安德特人DNA。


「我真不敢相信,我们竟然会这么幸运,偶然发现了这样一个人,」任职于莱比锡马克斯普朗克演化人类学研究所的论文共同作者斯凡特.佩伯(Svante Pääbo)表示。


这组称为「欧斯一号」(Oase 1)的标本只包含一块男性颔骨。这块颔骨当初于2002年被发现时,它的形状就已经暗示了其主人可能是智人与尼安德特人混血的后代。相关的主张一直都备受争议,但是现在这项新发现则让争议平息了。 「这真的很惊人,」牛津大学的汤姆.希格罕(Tom Higham)说。这位尼安德特人过渡至人类之过程的专家并未参与这项研究。


让希格罕惊讶的其中一个地方,就是从论文主笔——哈佛大学医学院的付巧梅(Qiaomei Fu)和研究团队所能由那块颔骨萃取出的极少量DNA样本中得出有用遗传资讯,所需要的基因体技术。 「我们2009年试过一次,结果失败了,」佩伯说。他的研究室从那时起就一直致力于改良他们的技术,成果也引起许多回响。


他们从那些DNA样本中排出来的基因组序列并不完整,但是已经足够让这些科学家断定欧斯一号的基因组有6%到9%源自尼安德特人,而现存的人类最多只有4% 。


这当中的差异比字面上看起来还要明显。 「我们找到七个大的染色体片段,看来似乎完全源自尼安德特人,」佩伯表示。他解释说,这表示这些基因片段一定是来自一个年代很近的祖先,因为它们还没有被每一代父母的染色体结合而产生的「重洗」现象所打散。


同时,不属于尼安德特血统的那一部分基因排序则显示,欧斯一号与现今的人类并没有关连。他的家族系谱在某个时间点灭绝了。


这项分析表现出了生物科技的高超技术,也让古人类学者距离完全解开希格曼口中最关键的问题更近了一步,这个问题就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导致尼安德特人完全灭绝,又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去年对一根有4万5000年历史的人类大腿骨所做的基因体分析显示,人类与尼安德特人在今日的西伯利亚杂交,时间是5万到6万年前——这个数字非常不精确,结论也相当笼统。


「这次的大突破在于,」希格曼说,「科学家能够说出『这个人高祖父是尼安德特人。』这标出了杂交发生的约略时间。」如果科学家能找出杂交现象在欧洲与中东不同区域所发生的时间,就可以详细解释人类在这些区域拓展得有多快、他们与尼安德特人之间的联系存在多久——或许也终于可以告诉我们,为何与我们血缘最近的亲戚会完全消失。



发现已知与尼安德特人血缘最近的现代人: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