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川人”化石改写人类进化?

时间:20-10-20 栏目:动物世界 作者:wenkula 评论:0 点击: 152 次



“泾川人”化石改写人类进化?


“泾川人”化石改写人类进化?


(神秘的地球uux.cn)据平凉日报(刘玉林):2006年5月初,中国科学院古人类研究所黄慰文教授、刘武教授、李海军硕士和香港大学地球科学系李盛华教授一行,专程护送泾川人化石莅临泾川,同时进一步实地考察化石出土地点的地层、地貌、地质结构,对地层土样进行年代测定。随行的《兰州晨报》记者宋维国、郝冬白采访了各位专家、教授,其题为《“泾川少女”有望改写人类史》报道刊发于2006年5月15日《兰州晨报》。


媒体报道,曾引起很多人惊疑


当时,这篇报道在考古界引起过很多人的惊疑!这有可能吗?


对此,上述几位资深的人类学专家、教授,作出如下回答——


黄慰文教授认为,世界上古人类化石很稀有,我国的也屈指可数。而此前对“泾川人”化石的研究也过于筒单,该化石里面也许还有更多的信息没有被发现,如果停留于筒单的研究,就有可能亏待了“泾川人”头骨化石的价值。


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古人类研究室主任刘武教授认为,现在国际学术界争论的热点是现代人从哪里来,目前国外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来自非洲。因此,重新研究鉴定“泾川人”化石的年代,对于现代中国人起源的科学问题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李盛华教授认为,香港大学地球科学系释光实验室的仪器是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好的,如果对“泾川人”化石发现地点采样准确,最后能够准确地测定“泾川人”化石所处环境和当时的年代,可以解决很多有争议的实际问题。


一些外国专家认为,中国人的历史不超过几千年,没有史前历史,要证明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就必须找到有力的证据。因此,对“泾川人”头骨化石实际年代的重新鉴定和研究具有非同一般的国际意义。


于是,人们在将信将疑中期待着研究结果问世,也期待着“泾川人”化石改变中国古人类、世界古人类历史时刻的到来。


“泾川人”化石的重新研究结果


专家、教授们用了近四年的时间,对“泾川人”化石出土地点的地理、地质环境、实际年代及化石本身的各种特征进行了全面细致的重新研究和测定,其结果如下:


一、经香港大学地球科学系李盛华教授用光释光仪器对2006年5月在化石出土地点采取的土样进行测定,确认“泾川人”化石出土地点的准确年代为1.5万年至4.8万年(约2至5万年),地质时代为更新世晚期。


二、经古人类研究所硕士研究生李海军、中科院研究生院吴秀杰对中外诸多化石人头骨对比鉴定,“泾川人”化石为一年龄为20多岁的男性个体(见李海军、吴秀杰撰文,《人类学学报》第26卷第2期)。


三、经李海军、吴秀杰、李盛华、黄慰文、刘武等专家对亚洲、欧洲及我国诸多人头骨化石的多项指标进行测量对比,“泾川人”头骨化石的大部分性状表现,位于现代人变异范围内,体现出很现代的特点。也就是说,“泾川人”化石属于更新世晚期的现代人。也有少数项目仍体现出其原始性。


四、“中国晚期智人中都没有枕外隆凸,只有‘泾川人’头骨化石有枕外隆凸,而在欧洲晚期智人有枕外隆凸,可能为泾川与欧洲基因交流的证据。”


(以上三、四论断见李海军、吴秀杰、李盛华、黄慰文、刘武合撰《甘肃泾川更新世晚期人类头骨研究》一文,刊发于《科学通报》2009年第21期)


据笔者了解,上述结果是专家、教授们用了几年的工夫,在多次野外考察、数百个古人类头骨数据对比、参考数十种文献的基础上完成的,形成论文长达60多页,曾在国际学术会议上对此论文作过报告。


“泾川人”头骨化石如何改写人类进化史


以上几条结论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由于在考古界对“泾川人”化石出土地点的年代尚有争议,一种认为“与萨拉乌苏·峙峪遗址大体相当而晚于更新世早期的丁村”(刘玉林、黄慰文等观点,1984年。)一种认为“泾川人”化石地质时代可能较萨拉乌苏遗址晚些,且化石发现地点距地表较浅,可能偏新”(谢骏义观点,1996年)。


那么,要解决这一问题,只有用科学方法进行测定。


2006年5月,香港大学李盛华教授在“泾川人”头骨化石出土的准确位置采取土样,用最先进的光释光法解决了这一问题,测定结果为1.5至4.8万年(约2-5万年),地质时代为更新世晚期。甘肃初中教科书《甘肃历史》课本中对“泾川人”头骨化石年代的界定,就是根据最新研究成果修订的。


科学家们提出“中国古人类的进化可以用‘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的模式’作简约的概括,中国现代人的起源也不超出这样的轮廓”,但未能赢得国外部分人类学家的赞同,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我国还未发现欧亚现代人起源的关键时期,即4至10万年前那段时间中生活在中国的属于现代人的头骨化石。而“泾川人”头骨化石正是处于4至10万年这一时段,即“泾川人”头骨化石属于更新世晚期2至5万年的现代人。这一研究成果为中国的现代人起源于中国本土的论点提供了有力证据,对世界现代人起源于非洲的观点提出了质疑和挑战。


有研究者还把“泾川人”头骨化石与武山头骨化石作了对比,认为“武山头骨化石属青年男性个体,测定为3.8万年(约4万年)属更新世晚期。”在年代、性别、年龄上都与“泾川人”头骨化石接近。但经测量对比研究结果表明,有些数值相似,但更多项目体现差异较大,武山头骨化石显示的性状为晚期智人,而“泾川人”头骨化石大部分性状表现位于现代人变异范围内,表现出很现代的特点。同时一定程度上也反映更新世晚期人类头骨有很大变异。结合地理位置和石器地点分布,“泾川人”头骨化石相对进步是好理解的。武山位于陇南,旧石器地点分布很少;而泾川位于陇东旧石器地点,分布很多。泾川是关中通往河套的中间地带,距陕西大荔、山西丁村、宁夏水洞沟等古文化遗址都不远,古文化极有可能通过这一区域向西向北交流。这些差异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更新世晚期渭水流域和黄土高原人类的群内差异很大。更新世晚期人类向现代人类演化程度有很大区别,有些地区的人类己经很现代了,而有些地区的人类相对还保留较多原始特征。”(李海军观点,2007年)。也就是说,在更新世晚期人类进化的程度是有差别的,有些已经进化为现代人,有些还处于晚期智人阶段。“泾川人”头骨化石就是更新世晚期人类已进化成现代人的证据。


以往我们认为“北京人”是中国人的祖先,可是对比的结果却令人吃惊:“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同现代中国人并没有前后继承的关系,“山顶洞人”的模样和现代人已经没有区别了,无法连接我们与远古祖先之间的断层。那么,连续进化理论就难于立足。2008年1月,国家文物局、河南省文物局联合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河南许昌灵井旧石器遗址发现了距今8至10万年左右的完整的古人类头盖骨化石,地质时代为我国第四纪晚更新世早期。“许昌人”不仅可能是“北京人”的后代,同时还应是现代中国人的祖先。“许昌人”的发现为人类连续进化附带杂交学说提供了重要实证。因此,“许昌人”被评为全国考古十大发现,名列榜首。


由于前述的多种原因,“泾川人”头骨化石地点也由原来的省级文保单位提升为国家级保护单位。近年来,在牛角沟“泾川人”化石地点还发现了大角鹿鹿角化石和几件石器,其中一件为半透明的肉红色石英岩打制而成,制作非常精美,工艺水平很高,这些材料为进一步研究“泾川人”化石地点提供了新的资料。


综上所述,“泾川人”头骨化石是更新世晚期己经进化为现代人的代表,它填补了5至10万年前中国没有现代人的空白;枕外隆凸的存在是基因交流的证据;“许昌人”的发现和“泾川人”头骨化石的再研究,为现代人类多地区起源和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的学说提供了证据,证明现代中国人起源于中国本土,而不是来源于非洲,中国人不但有8000年(大地湾遗址考古结论)的华夏文明,而且有数十万年的史前历史。我们为生于这片土地而自豪,我们为长于这片土地而骄傲!



“泾川人”化石改写人类进化?: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