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永川龙发现记

时间:20-05-03 栏目:动物世界 作者:wenkula 评论:0 点击: 233 次



上游永川龙


上游永川龙


背景:位于重庆永川南端的五间乡(今五间镇),一座修建于1958年的上游水库蓄水可灌溉农田5.4万亩。19年后,这个鲜为人知的乡坊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让世界知道了它。


水库惊现龙头


专家初识宝


1977年初夏一日,天慢慢阴沉下来,中午如同黑夜,突然间雷鸣电闪暴雨倾盆,混有泥浆的水漫过堤坝冲向下游,把坝身冲刷成条条竖沟。雨住后,水库建设指挥部职工陈诗能往水库察看灾情。瞬间,他的视线停留在一个物件上,那是离库坝约200米的下方,一个灰白色的东西凸现泥基地,像一动物头颅紧紧和红棕色石岩镶嵌一体。莫非化石,此念头一闪而过,凭老陈初中学过的知识显然很难说清,又叫来其他人,都认为很像,不管是否应立即上报。他们先用青藤覆盖保护起来。江津地委接到消息,电话恳请位于北碚的四川省自然博物馆介入考察,省博第二天派出专家张奕宏等二人急切赶赴永川。


大雨肆虐,坝下凌乱不堪,张奕宏去到现场,掀开藤蔓揩净石上泥渣又用卷尺比量。只见他突然起身眉飞色舞欣喜若狂:“知道是什么吗?宝贝、宝贝啊。”张奕宏继续说,这的确是恐龙头部。如果判断不错,从头形及颌骨牙齿看属肉食性龙,这种龙在恐龙王国凤毛麟角弥足珍贵。但老张有种担忧,那就是历经亿年很难保住骨架完整,这只龙如破例,当堪称一绝了。


现场立即成立了临时指挥部,要求做好三项工作,一是保护好现场,尽量减少庄稼损失;二是向群众宣讲文物知识,避免迷信活动发生;三是争取上级与媒体的支持。数日后的端午节,发现“真龙”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五间、圣水同石脚等乡近两千人潮水般涌向堤坝。


笔者时任发掘指挥部联络员,发现化石后,我先后向中科院古脊椎动物和古人类研究所、新华社、北京电视台(央视前身)、中央农业电影制片厂以及四川峨影厂拍发电报,龙头暂用石膏固封。同时,准备好相关发掘工作用品及生活物资。


恐龙完整露面


媒体聚永川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研究所资深专家董枝明先生自京到达现场,仍然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与重庆专家短暂商议后明确化石具非凡价值。指挥部安排8位思想好技术硬的石工配合,精心剥离化石上的层岩,用毛刷扫去石渣,愈接近地层愈得小心仔细,遇到疑难专家则亲自动手。


那时节老天喜怒无常雨阳交替,有时得撑开雨棚作业。历经二十来天恐龙身躯尽显,体长约8米高4米,头部较大,齿如锯镰锋利无比,适应恶劣环境下撕裂咬碎食物,应是肉食性恐龙。董先生紧握县负责人的手说:“永川发现罕见化石真是奇迹,永川出名了,好好研究它宣传它吧。”的确,世界近属类恐龙化石出土极为稀少,让人惊讶的是:历经亿年岁月沧桑,恐龙并未身首异处或肢残体解,董先生说这也是一大奇迹。


发掘过程媒体云集,峨影厂、农影厂进行全跟踪拍摄。《人民日报》、《中国文物报》、《四川日报》用大量版面进行深度报导。峨影厂李导还提出搞一个完整版本的影片以便观赏和收藏。


李导要求体现大干快上战天斗地的宏大场面,于是,当地政府拉起“大兴水利,人定胜天”、“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不获全胜决不收兵”大幅标语,从当地调集一千二百多社员和中学生。导演一声:开始﹗堤坝上下人头攒动,抬的抬挑的挑人来人往蔚为壮观。首次“触电”大家觉得新鲜好玩配合极佳,又在北京、重庆补拍了修复及研讨会镜头,内容更加翔实充分,是我国第一部恐龙专题科教片,片名定为《永川龙》。


永川恐龙霸王


期盼回故里


对应恐龙出土不同部位,工作人员进行了照像留影、贴签编号。根据化石形态及重量,选用硬杂木料赶制套箱装妥运往北碚四川省自然博物馆。


宝中之宝的龙首享受特殊待遇,箱内四周铺垫多层棉絮小心装入,再用厚褥子包裹木箱加固。车运白市驿机场,转机至北京中科院古研所。由我国古脊椎动物和古人类科研奠基人杨钟健先生主持研讨工作,得出权威性结论:它是生活在1.4亿年前的古生物,归属蜥臀类肉食恐龙,与欧洲霸王龙科、美国安劳龙科同宗。产生于中生代侏罗系上沙溪地层,较欧美龙发育更趋完善更具有科研学术价值。虽属大型生物,但异常灵活机敏,牙如绞肉机,即使身躯大它两三倍的草食性龙见它也甘拜下风早早逃生为妙,在古生物界尊享有“恐龙霸王”美称。


《国际文物法》规定:首次发现恐龙新属种可用发生地冠名,此龙永川上游水库出土,得名“上游永川龙。”以后再有同属种出土,只能沿袭此名另加地名区分即可。杨老对永川龙的研究成果不久在国际学术杂志上刊发。


多年来不少朋友、特别是年轻朋友发问:只听说永川挖出过恐龙,它究竟在哪里?为什么没展览?知情的知道它至今还是“游子”。为了满足观赏需求,1986年县文管所在老城旧址塑有一尊与真品大小一致的石膏恐龙,展室四壁绘有原始生态轨迹,真品存放地及未回原籍原因也对观众作了说明。


永川龙出土36个年头了,由于新区博物馆项目刚破土动工,“游子”还得无奈他乡。试想,当博物馆竣工之日,永川龙期盼披红挂彩回归故里,让家乡亲人一睹为快了。(重庆晚报 熊昆信)



上游永川龙发现记: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