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康鱼”之谜

时间:19-12-27 栏目:动物世界 作者:wenkula 评论:0 点击: 316 次




在金椅子山上寻找鱼化石



“永康鱼”化石


“瞧,这就是我朋友2007年送给我的那块鱼化石。”舒景宁说着小心翼翼地从木柜上取下一块比巴掌大一圈的扁平石头。


这是一块灰白瓦片状的页岩,光滑平整的石面上镶嵌着一尾细长的小鱼,类似于我们常见的小鲫鱼。那晃动的鱼骨与鱼鳍的纹路清晰可见,仿佛定格的只是瞬间。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鱼化石。


舒景宁在永康市紫薇路上经营着一家玉石铺,他介绍,这块鱼化石是朋友上初中的时候,在一次春游时捡的。如今朋友都已经40岁了,捡到鱼化石的地方是在永康市东城街道葛塘下村的后山上。


探访鱼化石发现地


———金椅子山


我们所见到的这些石鱼都来自于远古时代。由于各种原因,鱼被沉积的泥沙覆盖,与空气完全隔绝,鱼的尸体不会腐烂。经过亿万年的变动,再加上高温高压的作用,尸体上覆盖的泥沙越来越厚,压力也越来越大。又过了很多年,鱼尸体上面和下面的泥沙变成了坚硬的沉积岩,夹在这些沉积岩中的鱼的尸体,也变成了像石头一样的东西,这就是“鱼化石”。


能够发现如此古老化石的葛塘下村究竟是个什么地方?葛塘下村的前世今生又有怎样的沧海桑田?


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前往葛塘下村。“葛塘下村3号”,走进这家小超市借着买水,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询问有关鱼化石的故事。出乎意料,今年61岁的店主王新兴介绍,这种石头就在他们村里那座鼓楼山脉附近,“我七八岁放羊的时候,跟村里很多小孩去那座山挖鱼化石,能捡到好多”。


王新兴描述他当年捡到的化石。那些化石形态各异,不仅有前文提到的鱼化石,而且还有虾化石,就连石虾的触须也十分清楚。


这些化石都是集中分布在鼓楼山脉的一处山坳,村里人管那山坳叫金椅子山。“现在很难找得到了,前两年也有人来搜集鱼化石,最后还是空手回去了。”王新兴说,现在的金椅子山新修了一座公墓,在大兴土木后,很多鱼化石也都不见踪迹了。


虽然不抱太大希望,但热心的王新兴还是决定带我们走一趟。汽车拐进小商店对面一条通往山里去的机耕路。“由于修了公墓,现在的车子都能直接开到金椅子山。”王新兴描述。


我们下车后在那些碎石块之间翻拣,希望足够幸运地觅得一块鱼化石。“不用找了,建公墓时都用挖土机挖过了,怎么找得到?”王新兴说。离开金椅子山时,转身回望那漫山的青灰,遗憾再难看到石鱼游弋的踪迹。


“取龙求雨”与鱼化石的传说


为什么在金椅子山上曾经出现过这么多的鱼化石?难道亿万年前整个鼓楼山脉都浸在一片恣意汪洋里?


可放眼看去,除了金椅子山外,在别处似乎再也没有发现过鱼化石。“附近山上都没有听说过有鱼化石,就连紧挨着的葛塘山都没有。”王新兴说。


关于鱼化石,葛塘下村人有自己的传说。“这些鱼化石本来都是山脚竹林处一口放生池里的池中物。”作为村里的“长老”,今年71岁的王龙升向我们娓娓道来。


相传在明朝时候,就在那金椅子山下的竹林处,放生池边上有一座古刹。那些年久旱不雨,庄稼颗粒无收。很多村都去“取龙求雨”。


所谓“取龙求雨”就是指全村召集一大队青年男子,沐浴更衣后,带上网兜还有龙瓶(陶瓷盛器),扛着猪头、鹅等祭祀贡品,一路步行至金华的八仙潭。其间所有人员不能戴帽,不得打伞。到达八仙潭,经过一系列的祭祀活动后,村民们用网兜舀起第一只浮上水面的生物。无论是鱼、泥鳅还是蛙类,都被认为是神龙的托身,然后将其装入龙瓶中,再浩浩荡荡将其请回村。


就在30年前,这种“取龙求雨”的做法还非常流行。那时的俞溪头村人每到旱季来临都会去。“说也奇怪,那条龙扛到哪里,哪里就会下雨。”王龙升说,那时俞溪头村每次取完龙都会从葛塘下山经过,而每次经过真的都会下雨。


有那么一年,天大旱,来龙王庙的人络绎不绝。有那么一条金华小龙,受不了百姓天天请,于是逃到了葛塘下村,幻化成一个小和尚,到这座古刹来避世。


众和尚轮流挑水,大旱之年,到哪里水都很稀缺。别的和尚挑回来的水都是浑浊的,唯独这金华小龙挑回来的水却清澈无比。众人都很诧异,于是等轮到他出去取水时,都悄悄跟着他,看他是如何取水的。


只见那小龙挑着两只空水桶,刚走出寺庙一段路,就坐在路旁休息,也不去找水。等时候差不多,就起身往两只空桶里各吐了一口口水,挑起来就往回走。等回到庙里,小龙挑回来的就是满满两桶清水。


庙里众僧既惑且怕,将小龙围住,追问到底是这么回事。那金华小龙没有办法,只得将实情说出。“既然你是龙,那你变回龙看看。”众僧依旧半信半疑。真龙一听到鸣钟打鼓就会耐不住心性,狂躁起来。众僧承诺不鸣钟打鼓,金华小龙这才答应现出原形。


无数蛇从屋檐上垂挂下来,掉落一地。青龙绕柱,整个寺庙呈现出一幅恐怖的画面。众僧害怕得乱了方阵,全然忘了先前的承诺,开始鸣钟打鼓。


霎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本是绕柱的青龙开始狂躁不安,不受控制地甩动。龙尾一扫将整个寺院拦腰截断。青龙触水,水干;青龙挨树,树倒。


那放生池也不能幸免,里面的水瞬间全干透了,就连池中鱼虾也都变成了石头。狂风裹挟着石鱼石虾坠落在位于山坳的金椅子山。这便是村里人代代相传关于鱼化石的传说。


鱼化石:


永康土地上最古老生命遗迹


在永康市博物馆二楼陈列着类似的鱼化石,这些鱼的形体较小,最大的也不过10厘米。永康市文物办主任陈景说:“早在解放前,古生物学家们就将它们命名为‘永康鱼’,以后若其他地方发现类似的鱼,都将被命名为‘永康鱼’。”


在灰黄色的页岩中,原始鱼类的形态有的呈直挺状、有的为弯曲挣脱状、有些则多条重叠在一起,大多鱼刺、脊椎骨显露清晰。还有类似鳗鱼的化石,以及卷着长须印在页岩上面的虾化石。


在产地山坡上,到处裸露出一片片挤压着的薄板状页岩,鱼化石则蕴藏其中。挖出页岩后,用铁凿沿着岩石的纹理轻凿下去,将页岩一片片分开后,就可找到形态各异的鱼化石。


“永康鱼”化石是这片土地上最古老的生命遗迹。“鱼化石的成因是复杂的。‘永康鱼’的形成年代可能在中生代与白垩纪之间(7000万年~1亿年之间)。”永康市博物馆副馆长应军介绍,剧烈的地壳运动引起火山爆发,原先的水域变成了陆地。


除了鱼化石外,永康还发现大量螺、虾等水生动物的化石。科学家也将这里发现的螺化石命名为“永康螺”。


目前发现的鱼化石属于有颔类硬骨鱼纲和辐鳍鱼亚纲。其中既有属于半椎鱼目半椎鱼科新鳞齿鱼属的永康新鳞齿鱼,也有“永康”鱼属的溪滩永康鱼,但后者所处的目和科仍然是个谜。



金华日报 叶朦朦



“永康鱼”之谜: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