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纳勒迪人化石引发进一步讨论:使用工

时间:19-09-25 栏目:动物世界 作者:wenkula 评论:0 点击: 262 次



南非纳勒迪人化石引发进一步讨论:使用工具和树栖可能性并存


南非纳勒迪人化石引发进一步讨论:使用工具和树栖可能性并存


南非纳勒迪人化石引发进一步讨论:使用工具和树栖可能性并存(神秘的地球配图)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中国社会科学报(闫勇):南非纳勒迪人使用工具和树栖可能性并存


2015年夏季,南非金山大学史前人类学家李·R.博格(Lee R. Berger)率领的科研团队在南非发现了埋藏有10余个纳勒迪人化石的洞穴,为史前人类研究领域带来了可供广泛讨论的话题。


10月6日,《自然》杂志集团旗下的学术期刊《自然交流》(Nature Communications)官网分别刊登了以英国肯特大学人类学家特雷西·凯威尔(Tracy Kivell)为首的研究人员的最新研究成果《纳勒迪人之手》(The hand of Homo naledi)和以美国纽约城市大学人类学家W. E. H.哈尔科特-史密斯(W. E. H. Harcourt-Smith)为首的科研团队的最新研究成果《纳勒迪人之足》(The foot of Homo naledi)。这两个成果认为,南非新近出土的史前人类纳勒迪人具有使用工具的能力,其手部的解剖学特征与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有相似之处。而且该物种确实能够直立行走,应当属于原始人类的一种。这些成果的出现,让部分争论得以平息,但是却使得这个原始人种呈现出更加神秘的色彩。


手部化石的解剖学特征显著


南非豪登省的“明日之星”洞穴中,共出土了属于至少15个不同的纳勒迪人个体的化石,其中手部化石大约有150件,有一个纳勒迪成人的右手化石几乎是完整的。更难得的是,在107件足部化石中,还有一个完整的右脚化石。这种完整的化石在史前考古领域非常难得,对于研究该物种的解剖学特征具有重要价值。对此,凯威尔表示,“对于科研来说,非常幸运的是,在洞穴中的(纳勒迪人)遗骸没有受到什么干扰,也没有受到太多比如洪水这样的自然侵蚀,因为这种侵蚀可以毁掉小块的骨骼。”


凯威尔和哈尔科特-史密斯等人将这些完整的手部、足部化石与南方古猿、能人、尼安德特人以及早期现代人的手部进行了解剖学比较研究。此外,学者还建立起关于纳勒迪人手部与足部的计算机二维和三维模型。通过这些方法,学者发现,相比其他人类化石,纳勒迪人的手部化石具有一些独一无二的解剖学特征。


纳勒迪人原始人类身份或确定


哈尔科特-史密斯的团队通过对纳勒迪人足部化石的研究发现,纳勒迪人的足部有许多地方与现代人类的足部近似。这个发现说明,纳勒迪人已经适应了长期站立的生活,并且可以用两条腿走路。美国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人类学家杰里米·达·席尔瓦(Jeremy Da Silva)表示,“纳勒迪人足部和腿部的解剖学特征说明这个物种很适合长距离行走和奔跑。”


对此,哈尔科特-史密斯表示,对原始人类足部进化的研究是史前人类进化研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他认为,人类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可以用双足直立行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年代在300万年之内,而且具备直立行走的能力,纳勒迪人就是人类大家族的成员,而不是猿和人的中间环节。”由此可见,在哈尔科特-史密斯等人的研究基础上,可以确定纳勒迪人并非一种类人生物,而是一种原始人类。


不过,哈尔科特-史密斯等人发现,纳勒迪人拥有一些比现代人更加弯曲的趾骨,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其运动方式可能不仅是直立行走,也说明其当时的运动具有多样性。这种多样性究竟有何意味?凯威尔等人的研究可以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


重新思考


人类关于工具使用的认知


凯威尔等人发现纳勒迪人的手腕部分和拇指与尼安德特人及现代人类十分相似,这意味着纳勒迪人可能拥有很强的抓握能力和使用石器工具的能力。此前,以美国史密森尼学会古人类学家里克·波茨(Rick Potts)为代表的一些学者认为,博格等人发现埋藏纳勒迪人的洞穴并非人为所成,因为没有证据表明纳勒迪人能够使用工具,更谈不上埋葬同伴。但是凯威尔等人此次的发现对波茨等人的观点提出了有力的挑战,凯威尔表示,“此次的发现或许会让我们重新思考人类对于使用工具的认知。”


同时,此次研究发现,纳勒迪人的手指骨骼比一些早期人类更为弯曲,这说明纳勒迪人依然可以用手在树上攀爬,所以这种原始人类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树栖的生活方式。这一特点是其他早期原始人类所不曾有过的,其背后的原因和具体情况尚需人类学家和考古学家的进一步探索。



南非纳勒迪人化石引发进一步讨论:使用工: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最新评论